真正有深入佛法修行的人,基本上對神通的知見會很正確,在他們本身,都有一些超越一般人嘴裡嚷嚷的感應境界,但是他們本身很清楚,這是學佛修行的功用顯現,也是濟度眾生的隨緣方便工具,不會本末倒置到有了神通;而退失修行道心去專注神通。

宿世有善因的人,今世學佛修行前,都會因為內因外緣與佛法的某個部分契合,產生感應;而去接觸、了解進而修行,這一部份的人,學佛修行基礎點正確,在修行一段時間之後,當神通感應出現時,可能會一時出於迷惑,有所偏失,不過最後都會知返;安於正道。

然也不諱言,有人是因為神通的殊勝,而去親近、去修行,那麼因為出發點有所偏差,當修行後產生感應時,會有兩種狀況產生,一種是執著於神通感應,於是魔得其便,然後一發不可收拾,就像坊間有些人,鬼神附身起ㄉㄤˊ不知,然後在菩薩聖名之前,加一些自創的名稱,卻自言、或遣人言,自己是某某觀世音菩薩,或是乾脆直接就說是 文殊菩薩、某某菩薩轉世,然後招引一些宿世與其曾經一起修行邪法的眾生共成其事。

另外一種是初期企求神通,失於正心,後來在深入修行與閱經或經由善知識指導,幡然醒悟,歸於正道,就像有一位未婚出家的法師,因為世俗染著輕微,所以在修行一段時間後,神通顯發,常常在禪定境中;神遊太虛,於是就心生執著,每一禪坐就想外遊,然後有一次,就到在天空中飛翔的飛機艙中,時而遊玩觀看一番,時而坐立於機身上與機共飛,結果在玩後出定,被他有修為的師父痛斥一頓,於是迷途知返;更上一層。

我們一般人都是有所求而為,於是就被這個『而為』的相對有應而欺,更糟的是讓有心的教派與人,據此『而為』,然後誘之以虛妄世間事相而有所圖,如果我們對神通有很清楚的知見,知道它不究竟,執著有害,以企求神通為主,或誘之以財富、名利的手段,都與真正的修行無關,與修行顛倒,而現在人世上好說神通,有所靈驗的教派,大都是一些鬼、神、天魔事;那麼我們就不會被騙,這些人就無法得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