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際大戰、星艦迷航記、還有許許多多膾炙人口的外太空戰爭電影、電視影集及小說,常常都是有著輝煌的票房紀錄,代表著人們對未知世界的嚮往與渴望,但因侷限在有限的時空環境裡,無法跳脫透視於是就充滿幻想與憧憬!

那麼是否真有如電影、電視影集及小說中所敘述的星際大戰呢?無盡在讀經時,讀到一段描述星際大戰的情節, 內容正是一篇標準的星際戰爭,一併牽扯到好幾層天,好多神衹物靈,真是可觀! 經文是如此描述這場星際大戰,無盡節錄於下:

曾於一時。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。內心瞋忿。熾盛煩毒。意不歡喜。便念鞞摩質多羅阿修羅王。爾時鞞摩質多羅阿修羅王。即作是念。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。今念於我。便復自念其所統領小阿修羅王及諸眷屬小阿修羅等。時彼小王及諸修羅。知鞞摩質多羅阿修羅王念已。即各嚴備種種器仗。往詣其所。到已在前。默然而住。爾時鞞摩質多羅阿修羅王。自服鎧甲。持仗嚴駕。與其小王并諸軍眾。前後圍遶。往詣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所。 時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。復念踊躍幻化二阿修羅王。爾時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。自服種種嚴身器仗。與鞞摩質多羅踊躍幻化三阿修羅王。并彼三王小王眷屬。前後圍遶。從阿修羅城。導從而出。欲共忉利諸天興大戰鬥。

爾時難陀優波難陀二大龍王。從其宮出。各各以身遶須彌山。周迴七匝。一時動之動已復動。大動遍動。震已復震。大震遍震。涌已復涌。大涌遍涌。以尾打海。令一段水上於虛空。在須彌頂上。 諸比丘。即於是時。天主帝釋告諸天眾。作如是言。汝等諸仁。見此大地如是動不。空中靉靆。猶如雲雨。又似重霧。我今定知。諸阿修羅欲與天鬥。 於是海內所住諸龍。各從自宮。持種種仗。嚴備而出。當阿修羅前。與其戰鬥。勝則逐退。直至其宮。若其不如。恐怖背走。 復共往見地居夜叉。到已告言。汝等當知。諸阿修羅欲與天鬥。汝等今可共我詣彼相助打破。夜叉聞已。復嚴器仗。與龍相隨。共修羅戰。勝則逐之。不如便退。恐怖而走。 復共往見缽手夜叉。到已告言。缽手夜叉。仁等知不。諸阿修羅。欲與天鬥。汝等可來共我相助。逆往打之。缽手聞已。亦嚴器仗。相隨而去。乃至退走。 復共往告持鬘夜叉。具說如前退走。往告常醉夜叉。亦復嚴仗。共持鬘等。併力合鬥。若得勝者。逐到其宮。若不如者。恐怖退走。

復共往見四大天王。到已諮白四天王言。四王當知。諸阿修羅。今者欲來與諸天鬥。王等應當與我相助打令破散。時四天王。聞常醉言。即各嚴持種種器仗。駕馭而往。乃至退走。不能降伏。 是時四王。便共上昇詣善法堂諸天集會議論之處。啟白帝釋。說如是言。天王當知。諸阿修羅。今者聚集欲與天鬥。宜應往彼與其合戰。時天帝釋從四天王聞是語已。開意許之。

即召一天摩那婆告言。汝天子來。汝今可往須夜摩天。珊兜率陀天。化自樂天。他化自在天。至已為我白諸天王。作如是言。仁等諸天。自當知之。今阿修羅欲與天鬥。仁等天王。宜應相助俱詣其所與其戰鬥。 時摩那婆聞釋語已。即便往詣須夜摩天。具白是事爾時須夜摩天王。從釋天使摩那婆所。聞是語已。即起心念須夜摩中一切天眾。時彼天眾。知其天王心所念已。各嚴種種鎧甲器仗。乘彼天中種種騎乘。並共來詣彼天王所。到已在前。儼然而立。時須夜摩天王。亦自身著天中種種寶莊嚴鎧。持眾寶仗。與其無量百千萬數諸天子俱。圍遶來下。至須彌山王頂上。在山東面。豎純青色難降伏幡。依峰而立。

爾時天使。摩那婆復更上詣兜率陀天。到已還白兜率天王。作如是言。天王當知。帝釋天王。有如是啟。諸阿修羅。欲共天鬥。唯願諸天。咸來相助。併力鬥戰。令其退走。兜率陀天。聞是語已。即自念其諸天大眾。彼天知已。悉來集會大天王所。到已即各嚴持器仗。乘諸騎乘。相率來下。與無量百千萬眾。一時雲集須彌山頂。在其南面。豎純黃色難降伏幡。依峰而立。

爾時天使摩那婆。復更往詣化樂天中。白彼天言。天王當知。帝釋使來。有如是語。諸阿修羅。欲共天鬥。具說如前。乃至彼天。與其無量百千萬數諸天子眾。各嚴器仗。乘種種乘。咸共來下。至須彌山頂。在其西面。豎純赤色難降伏幡。依峰而立。 如是上白他化自在天王。亦如前說。時彼天眾。嚴持器仗。倍化樂天。與其無量百天子。無量千天子。無量百千天子。圍遶來下。至須彌山。在其北面。豎純白色難降伏幡。依峰而立。

爾時帝釋。見上諸天並皆雲集。復起心念虛空夜叉。爾時虛空諸夜叉眾。咸作是言。帝釋天王。意念我等。如是知已。即相誡飭。著甲持仗。莊嚴身具。皆各服之。乘種種乘。詣帝釋前。一面而立。 時天帝釋。又復念其諸小天王并三十三天所有眷屬。如是念時。並各著鎧甲。嚴持器仗。乘種種乘。詣天王前。於是帝釋。自著種種鎧甲器仗。乘種種乘。與空夜叉及諸小王三十三天。前後圍遶。從天宮出。欲共修羅興大戰鬥。

諸比丘。是諸天眾。與阿修羅戰鬥之時。有如是等諸色器仗。所謂刀箭[矛*贊]棓椎杵金剛鈹箭面箭鑿箭鏃箭犢齒箭迦陵伽葉鏃箭微細鏃箭努箭。如是等器。雜色可愛。皆是金銀琉璃頗梨赤珠[王*車]磲瑪瑙等。七寶所成。以此刀仗。遙擲阿修羅身。莫不洞徹。而不為害。於其身上。亦復不見瘡痕之跡。唯以觸因緣故受於苦痛。 諸比丘。諸阿修羅所有器仗。與天鬥時。色類相似。亦是七寶之所成就。穿諸天身。亦皆徹過。而無瘢痕。唯以觸因緣故。受於痛苦。諸比丘。欲界諸天與阿修羅戰鬥之時。尚有如是種種器仗。況復世間諸人器仗。

這場星際大戰,描述著阿修羅與諸天戰鬥的情形,規模之大,動員了諸層天界,難以人間筆墨言語形容,而這場浩大的星際大戰起因只在於羅[目*侯]羅阿修羅王。內心瞋忿。熾盛煩毒。意不歡喜。就發動星際大戰,由此可見嗔恨之心是如何可怕! 還視人間亦是如此,舉凡大小爭端,莫不因一時嗔恨心起,而發動干戈,以致釀成不可收拾之後果,然後再來後悔,但已大禍鑄成,悔之晚矣!無盡勸大家;人世間之相皆是虛幻,與虛幻相爭是痴!人世間之事皆是顛倒,與顛倒事鬥是愚!其中間猶如龜毛兔角,智者所不為! 無盡在此告訴大家一個對治當下嗔恨心發起的法門,只要在瞋恨心發起之時先行對治,那麼後續爭端則不起,請大家牢記這句對治的偈語:

[凡所有相;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;即見如來!]